作者:董酒董事长蔡友平

1978年,祥渔拥有人口数6303人,船数277艘,总吨位2243吨,总产量5550吨,产值276万元,人均收入172元;2017年,全村共有人口数11260人,船数494艘,总吨位10.0283万吨,总产量20万吨,产值14.6亿元,人均收入3.448万元。

今天的祥渔村,其渔业生产规模、海洋捕捞产量、产值等综合实力,居全国村级之首。这得益于时任福建省委第一书记项南同志的直接关心和扶持。

今年是项南同志诞辰100周年,连城县项南研究会日前出版了《风范——项南诞辰百年专辑》,刊发了石狮乡贤、万祥图书馆创办人蔡友平的纪念文章《“造钟、栽树”忆项公——项南同志铺就“中国第一渔村”石狮市祥渔村发展新路》,首次披露了时任省委第一书记项南同志1983年6月18日在晋江县亲自主持召开全省水产品加工现场会,推广祥农、祥渔大队经验的那段往事。

董酒董事长蔡友平发文忆项公,项公是谁?-酒业时报-WineTimes中文网

恰逢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石狮撤镇建市30周年,征得作者同意,本报全文转载,以飨读者。

董酒董事长蔡友平发文忆项公,项公是谁?-酒业时报-WineTimes中文网
2016年9月2日,伏季休渔期结束半个月之后,我国的传统渔场——闽东外海,即彭佳屿、钓鱼岛一带海域渔汛大发,瞬间云集了数百艘装备先进的钢质渔船在此进行捕捞作业,持续了将近一周。

期间,日本海上保安厅巡逻船干扰我渔船正常作业,我国渔监船队及时奔赴该海域依法护渔。由于时间与海域都较为敏感,双方僵持对峙了数天,由此惊动了中日双方高层相关部门,随后我国渔船满载而归。

这数百艘装备精良的钢质渔船,主要来自于福建省石狮市祥芝镇祥渔村,即原来的“祥芝渔业大队”(以下简称祥渔),现为祥芝国家中心渔港。

祥渔能够成就今天名副其实“中国第一渔村”海洋捕捞规模的关键,不得不说到项公(项南同志我们私底下称之为项公)。

上个世纪80年代初期,项南同志主政福建不久,在一次会议上分析福建的优势时提出:一个是山,一个是海,潜力大得很,这是许多兄弟省份比不上的,我们就要念好这本经,什么经?“山海经”。

董酒董事长蔡友平发文忆项公,项公是谁?-酒业时报-WineTimes中文网

上世纪70年代的祥芝(后)斗美渔港

董酒董事长蔡友平发文忆项公,项公是谁?-酒业时报-WineTimes中文网

2018休渔期的祥芝港

为了念好“海”这本经,推进沿海渔区改革,搞活海洋经济,项南同志决定通过实地调研总结经验,树立典型,再推广到全省沿海渔区。

于是,经过前期的摸底之后,项南同志先后来到当时的晋江县祥芝公社的祥农大队、祥渔大队进行考察调研。

据钟兆云、王盛泽所著的《项南在福建》一书记载,项南同志在祥渔大队调研期间,像是发现了“新大陆”,精神更是倍增。

他看到祥渔大队不仅已变单一作业为多种作业,而且变单一经营为多种经营。除捕捞外,渔、工、商、运一起上,有冷库、有造船、修船,还做家具、沙发等,工副业达十几种,加上工副业的收入三百多万元,全队集体资产达到了一千五百多万元。

祥渔大队的情况之所以令项南同志如此兴奋,源于调研之前的一个月,他在全省社队企业现场会上曾提出,希望两三年内每个县出现一个千万元收入的社、百万元的队。没想到一个月后,他就见到了成果,并且不是一个社,而是一个大队就收入1500万元,这令项南同志信心百倍。

之后,他满意地带着调研情况回到福州,向省委常委会作了报告。省委常委会经过研究,认为应该开个现场会,推广这个经验。

1983年6月18日,福建省委、省政府在晋江县召开全省水产品加工现场会,推广祥农、祥渔大队的经验。省委第一书记项南同志亲自出席会议并作重要讲话。省市(地区)县各级领导和与会人员高度肯定了祥农大队紫菜加工包装、祥渔大队体制创新和技术创新取得的成就。

1983年9月25日,项南同志在全省秋冬汛渔业工作会议上谈到,“祥渔的经验,归结起来就是:渔、工、商、运一条龙,多种经营,多种作业。祥渔的做法应成为我省水产工作的共同方向。”

这也是改革开放初期,福建省委、省政府在省级层面首次对祥渔经验给予的高度肯定和充分鼓励,无疑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祥渔也因此奠定了全省大念“山海经”战略典型样本的地位。

说起祥渔经验,最早还要追溯到1978年时的晋江县祥芝渔业大队。那个时候主要渔捞作业是原始落后的“定置网”作业。粉碎“四人帮”后的新一届以蔡高领为“班长”的祥渔大队党支部,为摆脱长期以来靠天吃饭的落后捕鱼方式,下决心进行改革。

首先对生产管理体制进行改革,渔业生产有别于农业种植作业,其最小的作业单位是“船”,更关键是船员要有高度协作精神。

当时的措施是对各生产队船网工具清算盘点,统一作价后平均分配给每一个劳动力,再以船长为主体,让每个劳动力带着他的“资产”双向选择优化组成新(船)生产单位,让渔民成为(股东)主人和船队共同发展。船队上缴公积金和管理费外,鼓励盈余部分滚动发展再生产。大队统一承办后勤服务的集体企业,形成了以船为单位,分散生产集中服务的格局。

同时,成立了渔具渔法技术创新小组(笔者这个时候从渔船上调到岸上负责该工作)。当时主要的渔捞作业“定置网”,是一种从南宋延续下来原始落后的捕捞方式,典型的靠天吃饭,劳动强度大,风险高、效率低。技术小组任务是研究试验推广新的渔具渔法、渔船改造、渔民技术培训、开拓新渔场、开发新鱼类品种。

这期间研究试验成功的“四片式疏目快拖网”“定置网深水打桩器”等课题,先后获得省、地、县多项科研成果奖,特别是四片式快拖网试验成功及对台湾海峡渔场的历史性突破,使祥渔经济鱼类产量大幅度提高。

体制创新和技术创新二个轮子给祥渔大队带来了巨大变化。但是当时刚粉碎“四人帮”不久,各种社会矛盾和保守思想错综复杂, 虽然改革和创新给祥渔带来巨变,但仍有些部门领导对当时祥渔的一些做法并不以为然,甚至谤议之,使得祥渔曾经一度陷入迷茫和失落的境地,但我们始终在坚守着,砥砺奋进,扎实前行。

幸运的是,1983年全省现场会上,项南同志的肯定与表态,扫去了祥渔干部群众心中的阴霾!记得当时蔡高领书记给我打气说:“洋葱头的项书记都这么支持,我们现就是想偷懒也不行了。”

全省现场会之后,福建省水产厅厅长王克风为落实会议精神,多次到祥渔调研指导,将祥渔大队列为新模范(当时全省四大模范是福州市东升大队、海星大队、晋江地区梅林大队、龙溪地区石码渔业大队)。

就在这期间,有一天,我到石码参加省水产厅召开的会议,科教处处长刘金标找我谈话说:“省里正规划推动向外海远洋捕捞发展,而造大船需要的木材越来越稀缺,且抗风能力差,省里决定拨专款启动木质渔船改钢质渔船的‘以钢代木’试验,试验课题经费由省财政拨款50%支持,另外50%由课题承担单位承担。”他表示,“试验是有风险的,原来要承担的单位还有犹豫,如果现在你们要承担这课题,省里一定会支持,你回去和高领书记商量一下,如决定做,抓紧打报告到省里,我们再一起做工作,让祥渔大队来承担这个试验课题。”

就这样,全省现场会议后,在项南同志关心下,刚成立的“晋江县祥芝渔工商运联合公司”打的第一份报告,就是《建造群众渔业钢质渔船申请报告》,呈送给福建省水产厅。

福建省第一对(二艘)群众渔业钢质渔船就这样诞生在祥渔大队。世世代代以海为生、因渔而兴的祥渔大队,从此结束了渔民一把橹、一张风帆、一叶木船驶往茫茫大海谋生的历史,进入了祥芝渔民兄弟驾驶着钢质渔船驰骋在浩瀚海洋上的新时期。

随着第一对钢质渔船和四片式疏目快拖网的试验成功,后来又在省水产厅支持下,组织对台湾海峡南北两翼,即台湾浅滩渔场、闽东外海渔场(彭佳屿、钓鱼岛渔场)进行开发性探捕,取得了成功。

自此,祥渔步入了发展的快车道。1978年,祥渔拥有人口数6303人,船数277艘,总吨位2243吨,总产量5550吨,产值276万元,人均收入172元;

项南同志莅临调研考察的1983年,人口数增加到了6978人,船数360艘,总吨位3430吨,总产量9600吨,产值1532万元,人均收入684元;

到了2017年,全村共有人口数11260人,船数494艘,总吨位10.0283万吨,总产量20万吨,产值14.6亿元,人均收入3.448万元。

今天的祥渔村,其渔业生产规模、海洋捕捞产量、产值等综合实力,居全国村级之首。

可以说,得益于项南同志的直接关心和扶持,祥渔借力政策东风,激发出渔业生产的积极性,拓展了渔业发展的新空间,极大地提升了产业素质,让渔村换了天地,让百姓换了人间,形成了现代产业化的渔业经济,享有“中国第一渔村”的美誉。

还值得一提的是,全省现场会议开后不久,祥渔经验即引起了不少专家学者和国内各大媒体的关注。

时任农牧渔业部政策研究室主任佘大奴同志在《人民日报》头版发表《祥渔大队为渔区改革提供一把金钥匙》的署名文章,项南同志在新四军时期的老战友、《新观察》杂志主编戈扬先生亲自撰写《闽南纪行之一》《闽南纪行之二》两篇专题文章,分别介绍晋江县的陈埭公社和祥渔大队。

祥渔人为发展所倾注的改革热情、所付出的艰辛探索和所取得的成功经验,也由此得到了更大范围的传播和推广,为福建乃至全国的沿海渔区改革提供了全新的发展思路和道路选择。

祥渔是改革开放初期福建省大念“山海经”战略的一个典型,也是为项公树立的一座有形无言的丰碑。

现在,一回到祥芝老家,每当清晨面对着台湾海峡,看着穿梭进出渔港的渔船,经常自觉不自觉地想起了项公。

项公是大山的儿子,却有着大海的胸怀和气概,他在世时从未停止过思想的解放、改革的探索和发展的实践,正是项公的举重若轻之举,改变了祥渔的命运。

想当年,如果不是项公经过深谋远虑决定召开全省现场会议,给予祥渔充分的肯定和鼓励;如果没有这次全省现场会议的影响,在当时情景下,哪有可能全省第一对钢质渔船落户祥芝,哪里还有今日的“天下第一渔村”?

古今中外,有一种人是永远值得人们的尊敬、崇拜的,就是“造钟”和“栽树”的人。

项公不仅是一位“造钟”的人,更是一位“栽大树”的人!他把“功成不必在我,功成必定有我”的使命担当,变成了泽荫后世的福祉。

现在提起他,祥渔人都有说不完的敬重、道不完的思念、言不尽的呼唤。

项公用生前事身后名,很好地诠释了“政去人声后、丰碑在人间”的深刻内涵,他一生中最喜欢王冕的诗句“不要人夸颜色好,只留清气满乾坤”,就是他一生写照。

我们永远怀念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