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有木兰替父从军,今有陈静代父卖酒。”

近日,一系列“我为父亲代言”的茅台镇酱酒广告火遍网络。“酒二代”美女陈静放弃国企高薪回家替父卖酒,上演了一段“励志”故事和一个销售“奇迹”:短短3月内,凭借一款‘酒糟埋藏酒’,贵州省茅台镇醉臣酒业从月营收不足10万,增长至每月收入过百万。

茅台镇白酒搭上了网红“快车”,但“火爆”的同时,也遭遇了质疑和痛批。

“陈静父女” 究竟是谁?

拥有不同年龄、身世及故事版本的“陈静”,堪称谜一般的存在,再加上醉臣酒业谜团,一切看起来更加扑朔迷离。

“替父卖酒”遭质疑,茅台镇“励志”网红要凉了?-酒业时报-WineTimes中文网

图片来源:原酒公社官微

根据官网介绍,贵州省仁怀市茅台镇醉臣酒业有限公司(即“醉臣酒业”)成立于2016年,注册资金500万元,位于仁怀市茅台镇,主力产品洞藏、埋藏等系列酒销售额2000多万。

原酒公社官微在报道中质疑,醉臣酒业官方商城与淘宝店中声称,其产品生产厂家均为茅台镇醉臣酒业,但提供的产品测试报告及详情页中,生产厂商又是另外两家企业,产地也变成了距茅台镇40公里的五马镇。

此外,陈静及其父亲的年龄和身份出现了诸多版本。记者发现,醉臣酒业在官网上宣传的陈静是24岁,但在知乎发布的广告配文却是“茅台镇26岁大学生”。

“替父卖酒”遭质疑,茅台镇“励志”网红要凉了?-酒业时报-WineTimes中文网

图片来源:百度推广、醉臣酒业官网

事实上,记者发现,网上除了陈静以外,还有李琴、小萍等姓名各异的女主角,亲属也从父女变成了祖孙、大伯等多重连连看组合,但无一例外的是情节高度雷同的故事,以及错漏百出的P图技术。

“替父卖酒”遭质疑,茅台镇“励志”网红要凉了?-酒业时报-WineTimes中文网

图片来源:知乎、百度推广

有些条幅中甚至打出“比1500元的高价酒还要好喝”的旗号。知名酒类营销专家杜志国直言这些广告对标茅台酒,“这些推广纯粮酒的广告铺天盖地,每对貌似忠厚的男女都推广了几个厂家,逻辑混乱、漏洞百出地展示良心酒的苦情形象,以条幅的方式对标茅台酒。”

眼尖的网友也已按捺不住,“这老头应该有很多女儿”、“骗人也舍不得把图P好”……但依然有消费者因轻信广告产生消费纠纷。

有网友发帖表示“联系对方不发货”,记者也在其官网看到关于在线支付订单未收货客户的置顶公告。此外,公开资料显示,醉臣酒业曾卷入买卖合同纠纷。

原酒公社创始人王大庆告诉酒业家记者,对方在律师函中要求其删除文章并赔礼道歉,否则将面临被起诉以及败诉后的一系列后果。但目前醉臣酒业投诉已遭到腾讯微信平台驳回。

王大庆表示,不打算删除相关稿件,且其购买的醉臣酒业产品也与宣传页面严重不符。

“网红”背后 一地鸡毛

“我为父亲代言”的套路尽管夸张,但更需警惕的是其产品品质。

在醉臣官网首页,陈静手捧酒糟埋藏酒,配文“美女老板亲手埋藏”,搜索栏旁则有“洞藏老酒酒糟埋藏醉臣贡酒内部用酒”等多个系列产品。

“替父卖酒”遭质疑,茅台镇“励志”网红要凉了?-酒业时报-WineTimes中文网

醉臣酒业宣传的错误示范

国家酒检中心顾问、著名白酒专家钟杰表示,消费者应该把握这样一个基本常识,凡是包装已经发霉的食品不得销售,更不能食用。白酒的老,并不等于发霉,不等于脏乱。

这正是众多白酒人士要坚决抵制这些“网红酒”的原因。某茅台镇酿酒师认为,“在茅台镇,所谓洞藏老酒、长毛老酒、酒糟埋藏等噱头都是违背传统工艺的,不仅无益于酒质,反而会起反作用。”

“陈静等卖酒广告长期霸屏,不仅混淆视听,而且以情怀让消费者买单,伤害了消费者感情,也会让一大批踏实的卖酒人寒心。”王大庆表示,他之所以会冒着风险去指责同行,正是因为发现这种宣传开白酒风气之恶,不少厂家跟风宣传,大有愈演愈烈之势。

不少茅台镇人士均对这种做法提出异议。某茅台镇业内人士向酒业家记者表示,“如果一瓶酒需要打感情牌才能卖出去,不仅是茅台镇酱酒行业的失败,更是白酒行业的失败。”

茅台镇陈茅健酒业负责人也坦陈,曾在抖音上见过此类广告,虽然赞同其营销理念,但前提是要确认是否是真的酒厂以及高粱酒,“作为酒二代,我们也要接班,但挣钱还是要卖好产品,别去骗人”。

值得注意的是,眼前的乱象也让人联想起早期的茅台镇劣质酒、侵权酒、发霉酒、低价原浆酒等,大量理化指标不合格的产品在恶劣炒作下被推向市场。

尽管经过遵义仁怀政府的铁腕整治后,这些茅台镇乱象已有所收敛。但几乎每隔一段时间,就有茅台镇酱酒擦边球新闻爆出。此前遵义酒协秘书长吕玉华就曾表示,主要是由于“伴随着白酒市场的升温,一些酒业乱象开始泛滥”。

钟杰告诉酒业家记者,当初抵制发霉酒炒作时,他就曾给相关管理机构写过报告。因此,这波网红酒乱象在他看来,只是又一波劣质产品炒作卷土重来。

“这是一个区域现象,对酱酒品牌伤害很大。我和协会的领导沟通过,很多厂家无证生产、很难管理,协会已经将材料递交给监管部门了。”这一事件也引起了仁怀市青年商会、贵州酒文化研究会、贵州省白酒企业商会等多家酒类协会关注。

杜志国也向酒业家记者表示,茅台镇网络推广乱象,严重拉低了茅台产区形象。在杜志国看来,这些网络纯粮酒、良心酒意味着2018年茅台镇乱象步入了新阶段。从2002年的仿冒茅台,到2014年遍地赖茅,再到仍在进行的广播、电视垃圾广告推广,到2018年的网红酒,擦边茅台酒的主流乱象也在不断发生变化。

最好的解决办法是三管齐下。钟杰建议,相关部门发出消费警示,销售平台严正拒绝劣质酒流通,此外,消费者也要改变认知,杜绝猎奇与贪便宜的心理陷阱。

事实上,在互联网经济高度发达的今天,以网红模式来卖酒的现象并不少见。不少酒厂也纷纷入驻抖音等平台借力网红经济,玩转年轻化营销模式,不乏备受好评的成功案例。

因此,有专家认为,值得批判的并非网红模式,而是虚假营销背后缺乏消费者权益保障以及品质支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