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联社】( 记者 崔文官)舍得酒业(600702.SH)2017年的营业收入为16.38亿元,仅完成了计划的74.47%,这并不妨碍公司对白酒第一阵营的渴望。为实现这一目标,近日舍得酒业抛出了上市以来第一份股权激励计划。

公司公告称,拟向421名董事、高管、中层管理人员以及核心人员授予限制性股票。需要注意的是,舍得酒业对上述股票设置的解锁条件不低:2019年~2022年,公司净利润较2017年增长率分别为260%、350%、460%和600%。

记者注意到,若上述条件得以完成,到2022年,舍得酒业的净利润将大幅提升至10亿元级别,营收则将跨过百亿规模,这也是白酒第一阵营的“门槛”。在公司整体产能利用率低于50%,白酒行业竞争加剧的当下,舍得酒业的目标能否实现?

下血本冲击百亿目标

公告显示,本激励计划拟授予的限制性股票数量合计不超过919.3万股,占公司股本总额3.37亿股的2.73%;。本次授予为一次性授予,无预留股份。

去年下半年,舍得酒业便开始对股权激励计划等长效激励机制进行了论证。今年8月,他们宣布斥资1亿~3亿元,回购公司股份用于股权激励;9月8日,这次回购结束,公司共耗资3亿元,回购了1132.44万股,占比为3.36%。

记者注意到公司回购成交价格区间为26.03元/股-27.24元/股,回购均价为26.49元/股。而今股权激励的消息披露后得到了二级市场的热烈反响,12月3日,舍得酒业股价开盘后不久便以24.63元/股的价格封涨停。

舍得酒业此次限制性股票的授予价格为每股10.51元,约为目前股价的一半。按照激励总数不超过919.3万股来看,舍得酒业将直接为激励对象带来近亿元的账面增值,如果考虑到未来股票价格继续走高,则获利更加丰厚。

虽然是面向管理层的股票激励计划,但舍得酒业显然不希望这次激励成为“免费午餐”。2019-2022年,舍得酒业设置的净利润增长目标是比2017年分别同比增长260%、350%、460%、600%。按照考核要求,如果完成率低于80%,则可解除限售比例为0;只有完成目标才能100%解除限售。本次激励计划授予的限制性股票限售期为自授予登记完成之日起18个月、30个月、42个月、54个月。

财报显示,2017年舍得酒业实现净利润1.44亿元。按照上述考核目标,意味着2019年~2022年,舍得酒业将分别实现5.184亿元、6.48亿元、8.064亿元和10.08亿元的净利润。2020年、2021年和2022年设定的净利润同比增长目标均为25%。

按照目前舍得酒业净利润和营收比例推算,如果目标完成,到2022年舍得酒业营收将超过100亿,而营收过百亿,也是白酒行业第一阵营的“门槛”。

舍得酒业的这一目标有些激进。同处四川的泸州老窖(000568.SZ)营收从2006年的19.26亿到2012年的116亿足足用了6年,且当时白酒行业正处于黄金十年的周期。

不仅如此,公司制定的净利润增幅远远高于目前白酒行业的平均预期。水井坊(600779.SH)年报显示,2018年,公司力争实现主营业务收入增长40%左右,净利润增长40%左右的经营目标。泸州老窖此前公告称,将力争实现营业收入同比增长25%。五粮液(000858.SZ)则公告称2018年,公司力争实现营业总收入26%的增长,而此前发展一直维持高速发展的洋河股份(002304.SZ)则公告称2018年,力争实现2018年营业收入同比增长20%以上。

即便如此,上述公司仍然在公告中特别说明:该经营计划是公司依据实际情况制定,并不代表公司对2018年度的盈利预测,能否实现取决于市场变化、经营团队努力等诸多因素,存在不确定性。

混改压力倒逼业绩大跃进?

2013~2016年,舍得酒业净利润分别为1177万元、1339万元、713万元和8020万元,4年合计净利润1.12亿元。2017年,公司实现净利润1.44亿元,同比增长约79.02%,比过去4年的总和还要多。今年1~9月,舍得酒业实现营收15.89亿元,同比增长27.82%;净利润为2.73亿元,同比增长186.01%。

面对已经不低的基数,舍得酒业为何仍要设定“大跃进式”的目标呢?这或许要从公司的改制开始说起。

2015年8月,在经过203次激烈争夺后,民营股东天洋控股以每股23.51元、总价38.22亿元摘得舍得集团70%股权。

在此之前,舍得集团的改制问题旷日持久,中途经历流产失败等风波。2016年6月30日,舍得集团正式完成股权交割,天洋控股代替射洪县政府成为新的控股方,舍得集团由此从国企变为民企,舍得集团持有舍得酒业29.85%股权。

天洋控股入主前,并没有操盘白酒行业的经验,入主后,对舍得酒业也启动了一系列变革。2017年5月26日,舍得酒业发布公告称,经公司董事会会议审议通过,选举刘力为公司董事长,选举李强为副董事长、总经理,任期三年。

与此同时,舍得酒业还就公司的产品结构进行了一系列调整,意在提高公司业绩。尽管在过去的2017年,受益于整个白酒行业的复苏,舍得酒业业绩有了一定的提升,全年营业收入同比增长12.10%,达到16.38亿元,但也仅完成上市公司计划目标的七成多。

按照四川射洪县政府与天洋控股最初的约定,2018年舍得集团的销售收入要力争实现50亿元。6月21日,舍得酒业联手控股股东沱牌舍得集团投资商业保理公司的公告,意外曝光了后者的营收状况,舍得集团2017年营业收入仅有17.99亿元。

按照射洪县政府的要求,受让方需认同集团的产业发展战略,承诺继续使用和发展沱牌和舍得品牌,不得和投资方其他主业形成同业竞争。到2018年,舍得集团销售收入力争实现50亿元,税收10亿元。2020年,沱牌舍得集团销售收入力争实现100亿元,税收20亿元。

舍得酒业目前的公告显示,沱牌舍得集团的主营业务,主要通过控股子公司舍得酒业经营酒类业务,除此以外,舍得集团还通过各子公司开展电力开发、文化投资、医药业务、投资管理等业务,并参股了遂宁银行。

公告亦显示,舍得集团资产总计约84.70亿元,2017年1—12月,营业收入约17.99亿元,净利润1.83亿元。由此可见,舍得集团2018年营业收入要实现50亿元,其实难度并不小。

白酒营销专家杨承平分析指出,“作为舍得集团唯一的上市平台,舍得酒业也是业绩重要贡献者。舍得集团业绩目标对天洋控股而言,是一种压力。因此这次股权激励和未来的业绩捆绑起来,希望激发内部积极性,从而提升业绩”。

财联社记者致电舍得酒业询问公司目标制订及股权激励相关事宜,公司相关人士称已经收到记者的采访函,但是截止记者发稿仍未收到公司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