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粮液业绩“历史最佳”助推股价 李曙光的24个月做了啥-酒业时报-WineTimes中文网

经济观察报 记者 张晓晖

 98.08元,五粮液(000858.SZ)在3月29日盘中触及的这一价格,为其股票复权以来的历史最高值。同一天,贵州茅台(600519.SH)盘中走出866.68元的历史新高。券商们近日纷纷调高这两只白酒龙头股的目标价,五粮液的最新目标价普遍过百,而贵州茅台的目标价被高盛上调至1016元。

助推这场白酒盛宴的,是3月28日二者披露2018年报,两家公司营业收入和净利润数据均创出各自的“历史最佳”。

作为浓香型白酒的川酒代表,五粮液的总市值已经突破3700亿元,位居四川省内上市公司市值规模第一位。

一周之前的春季糖酒会,经济观察报记者看到,五粮液副总经理唐伯超展示了五粮液的第八代产品——还是那款经典的水晶瓶52度浓香型,但在品质、防伪和包装上都有新的提升。

与茅台“国酒”宣传语互相竞争的是,李曙光任五粮液集团董事长之后,开始将五粮液以“大国浓香”在市场力推。至目前,李曙光到任24个月,五粮液的一系列变化也在发生。

行业利润向头部集中

3月28日披露的五粮液2018年报显示,公司去年一共取得400亿元的营业收入,同比增长32.61%;归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达到133.8亿元,同比增长38.36%。

这是五粮液在公司发展历史上达到的最好业绩。

不过,公司管理层在年报的经营情况讨论与分析中,仍然保持低调。管理层在年报中表示,2018年,我国经济由“高速增长阶段”向“高质量发展阶段”转变。面对复杂严峻的宏观经济形势,公司在四川省委省政府、宜宾市委市政府的坚强领导下,2018年公司继续保持了稳中有进的发展态势,生产经营实现了新的发展。

产品体系方面,五粮液“1+3”产品体系得到进一步确立和完善,市场竞争力得到进一步提升。五粮液对“普五”精益求精的包装升级按计划推进;开发了高端窖池系列产品,重塑高端白酒价值体系。

华泰证券在对五粮液年报业绩的最新研报中分析称,五粮液高价位白酒收入占比进一步提升,毛利率水平创新高;预收账款和应收票据同比显著增加,公司品牌力持续提升;持续推进百城千县万店工程,销售费用率同比下降;看好产品升级带来的收入和利润弹性,上调至“买入”评级。

根据中国轻工业联合会、中国轻工业信息中心《全国酿酒行业信息》行业册的数据,2018年,全国白酒制造业实现主营业务收入5,363.83亿元,较上年4,751.90亿元增长12.88%;白酒产量871.20万千升,较上年844.64万千升增长3.14%(其中:四川省白酒产量358.28万千升,较上年314.37万千升增长 13.97%);利润总额为1,250.50亿元,较上年962.04亿元增长29.98%。

这意味着,五粮液的400亿元营业收入,占据全中国白酒市场份额的7.45%;利润133.8亿占全国白酒利润的10.7%,是仅次于贵州茅台之后的中国第二大规模白酒上市企业。

白酒市场近几年的发展过程中,行业的头部企业效益明显增长,行业利润向头部少数企业集中,中小酒企仍然被边缘化,大酒企的规模效应得到彰显。

五粮液集团董事长李曙光在2018年12月18日五粮液经销商大会上曾对行业趋势做出公开表述和分析。“第一是白酒产业整合的机遇,应该说当前白酒产业竞争格局已经基本形成,白酒企业进入了俱乐部时代,俱乐部的门槛可能还会提高,今年又有几家白酒企业进入前十大企业。前几年你会相信二锅头会卖到100亿吗?当你看到劲酒好喝不要贪杯时,你会想到这么一个小小的劲牌酒(瓶型),能卖到100亿?百亿企业的阵营将主导白酒产业的竞争态势,中小酒企业肯定会相对比较困难,所以产业内整合必将持续加速。”“第二是市场向优质品牌集中的机遇,众所周知,白酒市场份额将加速向行业内的龙头集中,对于名优酒企来说是个好现象。”李曙光说。

五粮液的年报和贵州茅台的年报,似乎都在证明这一点——即强者愈发强大,作为中国白酒浓香和酱香的两大标志性酒企,营收和利润都在向它们集中。

为了激发企业的创造力,五粮液在四川省国有控股企业中率先实施员工持股计划,在高端白酒上市公司和四川省国有控股上市公司混合所有制改革方面具有标志性和示范性作用。

2018年4月18日晚,五粮液公告称,以21.64元/股价格,定向非公开发行8567万股新股,用于信息化建设、营销中心建设、服务型电商平台建设共三个项目。其中,五粮液第1期员工持股计划委托的国泰君安资管计划认购2369.63万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0.61%。按照2019年3月29日收盘价95元粗略计算,这部分员工持股计划的股份浮盈约17.38亿元。

李曙光的24个月

李曙光于2017年3月出任五粮液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兼任五粮液(股份公司)党委书记和董事,到现在正好满24个月,24个月来,五粮液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从股价上看,五粮液的市值规模,在李曙光的24个月中,增长了30%,从2800亿元增长到3600亿元。

1962年出生的李曙光,在四川省经贸委和经信委长期任职,对经济趋势和规律比较专业。

2018年6月五粮液的半年工作会上,李曙光就曾表示五粮液需要进行大改革。

在2018年12月18日五粮液经销商大会上,李曙光称,“半年的时候,我也说过五粮液需要大改革,而不是小改革,五粮液的批价和经销商的盈利空间,都成了一个怪圈,仿佛中了魔咒。要走出这个长期疲软的怪圈,我们需要大改,而不是小改,但资本市场不相信眼泪,不管你是否着急,最终归根结底是看冷冰冰的数据,不看这个数据就看那个数据,收入不行就看利润,打开这些数据观察一些结构性的数据,所以有些时候我也很感慨,江湖上的老大不好当,老二也不好当,尤其是当过老大的老二。”

五粮液随后对经销商体系进行了调整,并着重布局五粮液直营体系,比如百城千县万店的渠道终端建设;以及对五粮液进行技术改进,数字化转型和主打的产品迭代。

目前看来,李曙光给五粮液带来的变化是有目共睹的,五粮液取得了历史上最好的业绩,并对股东进行高额分红——每10股派息17元,总额为65.96亿元,是五粮液公司历史上最大金额的红利派息。

对于2019年的目标,李曙光表示,有一个定性的指标,保持两位数的增长。首先是要对2019年的挑战充分鼓劲,要保持定力、保持信心,搞经济工作、搞企业工作。如果2019年我们行业处在一个非常困难的格局,那中国经济,消费行业都守不住,其他行业还守得住吗?不可能的。

Wind资讯数据显示,2019年以来至2月底,对五粮液给出推荐或买入评级的券商寥寥,但是3月中旬开始,尤其是3月28日,就有共约20余家券商对五粮液给出“买入”或者“推荐”甚至“强烈推荐”评级,目标价普遍上调至百元以上,最高者为127元。

2018年报披露之后,五粮液的市场表现已经超出多数投资者们的预期——3月29日它的股价最高抵达了98元,收盘95元,逼近百元大关,这在五粮液的历史上,还没有出现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