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净利增速放缓,中粮系高管频繁更迭:酒鬼酒翻身仗怎么打-酒业时报-WineTimes中文网

本报见习记者姚露 记者金晓岩 北京报道

陷入塑化剂事件影响下的酒鬼酒曾经一度在阴影中难以走出来,但自纳入中粮集团麾下之后,酒鬼酒迅速扭亏为盈,并且到了2018年已经连续实现4年业绩增长。与此同时,酒鬼酒也信心倍增,试图在2019年以内参酒拿下高端市场,意欲重回20世纪初90年代末期“中国高端白酒”时代的辉煌。

只是意外的是,近年来,酒鬼酒内部的中粮系高管却频繁更换,是正常管理层迭代还是另有隐情?引发外界猜疑。随着全国白酒市场的品牌固化,错失良机的酒鬼酒如何在竞争形势严峻的当下打入高端市场并且走向全国化,成了一个难题。

中粮系高管更换频繁

4月8日晚间,酒鬼酒发布关于副董事长辞职的公告称,李士祎申请辞去所任的公司董事、副董事长职务以及公司董事会专门委员会相关职务。辞职后,李士祎在公司不再担任任何职务。

2016年以来,中粮系高管在酒鬼酒更迭频频。

2015年10月,酒鬼酒对外宣布,中粮集团有限公司成为其实际控制人。酒鬼酒也随之被划拨到中粮集团旗下上市公司中国食品进行管理。

先是在2016年1月,酒鬼酒原董事长赵公微辞职;次月,时任中国食品总经理的江国金全票当选公司第六届董事会董事长。在此之前,公司董事会已经选举夏心国为公司副董事长,聘任董顺钢为公司总经理,聘任李明为公司副总经理,分别接手酒鬼酒的管理、销售、财务等职位。这是中粮系入驻酒鬼酒的第一波高管。

上述4人皆为中粮背景,董事长人选的尘埃落定,标志着酒鬼酒的核心领导职位已基本为中粮系人马接管。同时,原酒鬼酒领导班子以退休、个人原因离职,在中粮拿下酒鬼酒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共计有6位高管出现人事变动。

不过,在2017年7月,副董事长夏心国辞职。随后在2018年初,江国金辞职。彼时刚刚上任的中粮酒业新董事长的王浩当选酒鬼酒第七届董事会董事长,同时李士祎为公司副董事长。王浩亲自坐镇酒鬼酒这一举措被外界解读为中粮正式进入酒鬼酒的决策层。

中粮系高管从夏心国到江国金、再到李士祎,加上原酒鬼酒领导班子前后多人离职,人事动荡引发外界担忧。对此,酒鬼酒方面接受《华夏时报》采访时表示,李士祎仅仅是因工作变动原因辞去副董事长一职。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认为,频繁更换高管会给一个企业的可持续发展性以及整体运营顺畅度来说都有负面影响。

而就此次李士祎辞去副董事长一事,朱丹蓬认为可能性有几种:“一方面中粮作为国企内部有人员变动可能是轮岗、调岗;另一方面,葡萄酒也是中粮业务中的主角,(从酒鬼酒辞职)也可能是主管葡萄酒业务的李士祎为了更好地把精力集中在擅长的业务。”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从数据上看,酒鬼酒从2018年第一季净利同比增幅超过68%,再到2018年全年净利同比增幅不足28%,投资者认为,李士祎的经营并没有给出一份满意的答卷。

对此,白酒分析师蔡学飞表示:“中粮系进入酒鬼的主要原因还是进行磨合、调整以及新战略的确定工作,目前看,涉及具体的业务的板块还没有大面积铺开。”他认为,李士祎的离开其实就是磨合期正式结束的标志。

“孙公司”破产会否影响全国化进程?

和李士祎辞职公告同时,酒鬼酒发布了旗下2家“孙公司”酒鬼酒河南有限责任公司、酒鬼酒河南北方基地销售有限公司的破产公告。

早在两年前,上述2家公司的破产就被提上了日程。2017年5月19日,酒鬼酒公告显示,公司董事会审议通过了《关于酒鬼酒供销有限责任公司控股子公司申请破产重整的议案》,同意对酒鬼酒供销有限责任公司控股子公司酒鬼酒河南有限责任公司、酒鬼酒河南北方基地销售有限公司依法进行破产重整。

对破产原因,酒鬼酒解释为,2013年以来中国白酒市场变化较大,进入结构调整期,加上经营管理不善,酒鬼酒河南有限责任公司一直处于亏损状态,目前已经资不抵债,不能偿还到期债务,有损债权人权力。为进一步提高该公司资产运营效率,公司决定对两家公司依法进行申请破产重整。

根据酒鬼酒申请破产时公布的数据,2017年第一季度酒鬼酒河南有限责任公司总资产为8273万元,负债8714万元;酒鬼酒河南北方基地销售有限公司总资产为1215.4万元,负债3006万元,均已经资不抵债。

宣告破产,这也意味着上述2家公司结束了近两年的破产历程,也甩掉了资不抵债的包袱。对于这2家公司破产,酒鬼酒方面表示:“公司对不良资产进行处置,有利于提高资产运营效率,有利于保护广大投资者利益,对本公司本期利润或期后利润均无影响。”

数据显示,酒鬼酒2018年营收为11.86亿元,其中华中地区营收最高,达7.1亿元,占酒鬼酒总营收的60.19%。相较目前市场上的全国性酒企,从体量上来说,年营收不足12亿的酒鬼酒离“茅五洋”还有很大的差距。

业内认为,目前国内白酒市场固化、品牌固化已经成型,酒鬼酒的主要销售地区也主要集中在华中地区,在当前主要市场布局完成的情况下,如果没有其他地区分去支撑增长空间,未来的业绩会承受一定的压力。